• 时政新闻
  • 经济法律
  • 管理财经
  • 社科历史
  • 文学文摘
  • 健康生活
  • 文化艺术
  • 科技科普
  • 教育教学
  • 当前位置: 阳光早教网 > 科学文摘 > 教育教学 > 正文

    牧杨,习武从医,刚柔相济

    时间:2019-04-08 10:41:43 来源:阳光早教网 本文已影响 阳光早教网手机站


      人物简介
      牧杨先生,中医骨伤教授,中华香港关爱生命养生科学研究所董事长,國際高級氣功推拿整骨師,高级免疫遗传学营养师协会主席,国务院双创深圳办公室副主任,国际华商协进会理事。
      牧杨先生受家庭的影响,从小就接触了医学和武术,长久的熏陶和学习,让他对两者都有了深刻的领悟和灵活的运用,其後更是秉承家族传统,成为了一名专业的医师。面对各种疑难杂症,他自有方法和妙招,所以许多旁人束手无策的疾病他往往能夠及时治愈,这是他智慧的凝聚,也是他善心的传递。
      悬壶济世 妙手回春
      牧杨先生祖籍山东,出生於当地一个大户人家。解放前,牧家经营着一个镖局,後来随着社会的变迁,镖局不复存在,他们转而专心经营起自己的医馆,人丁兴旺之时,这裏的工人就有四五十个之多。在这样的家庭中成长,牧杨先生自小衣食无忧,同时,家裏各位饱含学识的长辈也给予了他最好的教育。他不仅自小就跟随着家人习武问医,更练就了一副过目不忘的本领,六岁多时,对於大人教他的唐诗就已经能做到耳闻则诵,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小神童。如此种种,早已为他今後的生活奠定了基础。
      近代社会风云变幻,儘管生活在条件如此优渥的家庭中,卻不能佔据自己生活的主动权,在时代洪流中,也只能被裹挟着前行。六十年代,為了支援大西北,一大批知识分子和技术人员前往祖国西北腹地,也正是在这个时候,牧杨先生举家从东北迁移至了大西北。
      牧杨先生先後下过乡,当过兵,终於等到了1977年恢复高考。那时候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去四川体育学院修读体育专业,另一個则是去上海医学院学医。虽然自己自小的体育成绩都很突出,但牧杨先生最终还是放棄了这个选项,一方面是因为医生在他的眼中是个无比崇高的职业,他亦希望自己今後能治病救人,救死扶伤;另一方面则是来自於家族的传承,“家中长辈开了几十年的医馆,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经验,我不能让这些传统的东西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上失传。”於是,最终牧杨先生去了上海求学。
      大学毕业後,牧杨先生回到宁夏,在宁夏国际伊斯兰康复中心骨伤外科从医。丰富的学识和祖辈传承下来的经验让他的医术日益精进,形成了一套自己的行医体系,让不少前来求医的人对最终的治疗效果深感惊喜,这也为他赢来了更多的机会。1990年,他的伯乐出现,最终将他带去了北京。
      在北京,牧杨先生先是在西城區的一个高幹醫院为前来问医的人提供诊疗服务。在这裏,他服务了诸多的社会名人,也因此声名远播。有一次,跟他私交甚密的史宝森先生,他的孙女在一次滑冰的时候不慎摔伤,腿部骨折。那时候,他们去找了全北京最著名的接骨名医,但是依然没有将错位的骨头给接上,最後关头史先生将牧杨先生接来给自己的孙女看病。当把病人腿部的石膏打开的时候,牧杨先生也为此捏了一把汗,因为病人的腿已经红肿異常,部分组织甚至在溃烂流脓。“你们要是再耽误个十天的话,这腿就要废掉了!”牧杨先生当下作出诊断,必须要重新进行接骨,否则情况只会继续恶化。最後他们选择了听从他的建议,牧杨先生连麻药都没有使用,只按住一个穴位以减轻伤员的痛感,就运用他熟练的技法很好快将断骨重新接了回去,让在场所有人直呼惊喜。二十天之後,对方就已经能夠缓缓下地走路了,她十分感激牧杨先生的妙手回春,这段故事也被传为一时佳话。
      从那之後,牧杨先生的诊所前总是门庭若市,寻医问药的人络绎不绝,其中既有政商界名流,也有学术大家。但是如此高密度的工作也让牧杨先生感到疲惫不堪,於是在几年之後,他决定离开北京,南下香港。
      来到香港之後,牧杨先生开始从事另一个方向的工作,那就是从教。那时候香港的许多高校没有骨伤外科,面对一些腰腿疼痛的患者,他们普遍採取西方的治疗方法,所开设的都是牵引、拉伸等诸如此类的课程。牧杨先生於是自那时起开始在高校上课,培养学生,将自己的技法传递给下一代,一方面培养新的医疗人才,另一方面也是传承。
      《希波克拉底誓言》中有言:“无论至於何处,遇男或女,贵人及奴婢,我之唯一目的,为病家谋幸福。”无论是作为医生的家中长辈还是牧杨先生本人,都始终将这份职业理念和承诺置於心间,面对病人,他们不问贫贱,不搞特殊,不以名利为最终目的,最终也收获了别人的信赖和尊重。
      以武为医 相辅相成
      牧杨先生自6岁时即开始跟着家人练习武术,年月日久,这样的练习早已成为了一种习惯,成为了牧杨先生生活中一件不可或缺的事情。
      “那时候我基本每天凌晨两三点去树林裏面练功,练到早上六七点天亮了就收工回家。”过去传统的武术练功有一个忌讳,就是不让别人看见,所以牧杨先生养成了这样一个昼伏夜出的作息,不过这也更加体现出了他练功的决心和毅力,即使是在如此苛刻的要求下,他也依然坚持了下来。
      如今,牧杨先生依然坚持着这样的习惯。“一天之际在於晨,一年之计在於春,我现在每天早上起来最重要的一件事还是练功,然後晚上也会练几个小时,这样的练习是不能中断的,持续才有意义。”日复一日的练习让他的功法已经炉火纯青,亦为他的行医提供了更多可能。
      推拿正骨其实是个很累人的活计,因为面对许多大块头的病患,力气不夠根本就无法拧动他的肌肉或关节,以至於难以达到预期的治疗效果,所以很多学这个专业的女孩子中途都转了行。牧杨先生长期习武的经历此时就派上了用场,让他有足夠的体力医治病患。

    • 早教知识
    • 学习资源
    • 优美散文
    • 阅读
    • 才艺
    • 教育
    • 智力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