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开放型经济促新业态集聚

国内新闻 浏览(921)

  近日,国务院印发6个新设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成为新一批自贸试验区。至此,中国的自贸试验区数量增至18个,其中,沿海省份已全部设立自贸试验区,实现中国沿海省份自贸试验区的全覆盖。

  从国家战略层面来看,自贸试验区担负着新一轮改革开放的重任,不是一两个城市发展的问题,不是用特惠政策扶持区域发展,而是从点滴改革中寻找全局突破之路。自贸试验区扩容,意味着我国开启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和更大范围的改革试点,这将进一步提升我国开放型经济发展水平,为我国经济持续稳定发展释放制度红利提供有力支撑。

  设立自贸试验区,其创新路径可复制可推广才具备更大的积极意义。那么,我国已经设立的自贸试验区中,有哪些先进经验值得我们去探讨与学习呢?本文带您一探究竟。

  深挖制度创新

  打造制度创新的高地,而非优惠政策的洼地

  作为我国设立的首个自贸试验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试验田,对于上海自贸试验区而言,制度创新无疑是核心。

  上海自贸试验区与一些国内经济特区、开发区积极争取国家优惠政策支持的做法不同,改革伊始即明确要做“制度创新的高地,而非优惠政策的洼地”,靠着“不等、不靠、不要”和“敢闯、敢试、敢担当”的一股劲,以制度创新为核心任务,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努力构建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多年来,上海自贸试验区通过系列改革,确立了以“负面清单”为核心的投资管理制度;确立了国际贸易“单一窗口”等符合国际高标准贸易便利化规则的贸易监管制度;确立了“FT”账户等适应更加开放和有效防范风险的金融创新制度,形成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联动机制;确立了“双告知、双反馈、双跟踪”的许可办理机制和“双随机、双评估、双公示”的监管协同机制等以规范市场主体行为为重点的事中事后监管制度,形成透明高效的准入后全过程监管体系。

  历史一再证明,倘若没有制度创新,便难以很好地激发市场潜力。在制度创新的作用下,6年来,上海自贸试验区内的企业数量与负面清单长度呈现出明显的“负相关关系”。外资准入负面清单经过5次修订,共缩减逾八成,由最早2013版的190条缩减到2019版的37条。而6年间区内累计新设企业6万多户,是前20年同一区域企业数量的1.6倍。新设外资企业1.1万多户,占比从自贸试验区挂牌初期的5%上升到20%左右。

  据悉,上海自贸试验区为促进区内货物、服务等自由流动,不断深化“一线放开、二线安全高效管住”贸易便利化措施。推出了“先进区、后申报”“一区注册、四地经营”以及“多证合一”和全程电子化登记等一系列创新举措,让数据多跑路、群众少跑腿,使企业从繁琐的申报工作中解放了出来。例如,上海自贸试验区成立之前,艺术品进境通关环节需要20个工作日以上,如今已经可以压缩到5个工作日,不仅时间大大缩短,流程也更加便利。

  此外,上海自贸试验区对标国际实施“单一窗口”管理制度,实现了与国家“单一窗口”标准版全面融合对接。口岸货物申报和船舶申报100%通过“单一窗口”办理,服务企业数超过27万家。企业申报数据项在船舶申报环节缩减65%,在货物申报环节缩减24%,累计为企业节省成本超过20亿元。

  创新没有止步。2019年8月20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正式挂牌。

  新片区要做的是,通过制度创新,在守住安全底线的前提下大刀阔斧,去繁就简,激发市场活力,打造更具国际市场影响力和竞争力的特殊经济功能区。

  无独有偶,成立两年来,浙江自贸试验区先后在商事制度“最多跑一次”改革、口岸通关便利化改革、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建设、金融领域、油品贸易领域等方面实现制度创新和重大政策突破。

  随之而来的是许多国内“首个”“首次”:2018年4月10日,全国首艘2万吨级江海直达船成功首航;2018年10月,国内自贸试验区首单大宗商品仓单质押融资业务落地;全国首单原油、船用燃料油期货交割业务相继落地;2018年10月20日,全国首家外商独资供油企业——新加坡协力石油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信力石油(舟山)有限公司落户;2019年2月27日,浙江省首家原油非国营贸易进出口资质贸易企业——浙江物产中大石油有限公司获批……

  浙江自贸试验区成立至今,已累计初步形成83项制度创新成果,其中34项全国首创,6项被国务院复制推广,走在第三批自贸试验区前列。

  扩大金融对外开放助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提速

  众所周知,贸易的发展,金融的开放与自由极为关键。而自贸试验区,恰恰是金融业对外开放的示范窗口。目前,上海自贸试验区已经成为银行、证券、保险、基金等中外金融机构的重要聚集地。为了更好地服务机构、企业开展进出口贸易、双向投资,上海自贸试验区确立了适应更加开放环境和有效防范风险的金融创新制度,形成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联动机制。

  浦发银行上海自贸试验区分行伴随着上海自贸试验区孕育而生,同时也是首批通过“FT”分账核算单元系统验收的银行之一。据悉,浦发银行为近4000家自贸客户提供了高效的本外币一体化“FT”账户服务。借助“FT”账户跨境融资便利的特点,服务区域内重大项目、重点企业的融资不仅向本地企业提供日常运营资金支持,为科技型企业、互联网企业提供跨境担保融资,还为大型集团客户提供海外并购融资。

  除了金融制度开放,上海自贸试验区还有一批面向国际的金融交易平台,使上海成为全国金融开放程度最高的地区。当前,境外机构在黄金国际板的交易规模不断扩大,“上海金”的国际定价话语权不断增强。原油期货上市交易以来,市场运行整体平稳,市场参与者稳步增加,日均成交量已跃居全球第三。

  2018年,《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关于扩大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进一步形成开发开放新优势的意见》发布。《意见》包括25条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重大举措,旨在推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与上海自贸试验区建设联动,将上海自贸试验区打造成为扩大金融开放的新高地。

  《意见》分6大部分、25条举措,涵盖了吸引外资金融机构集聚、便利外资金融机构落户、全面深化金融改革创新、金融服务科创中心建设、集聚发展高层次金融人才、构建与国际规则接轨的金融法治环境等六个方面,体现了上海自贸试验区在扩大金融开放中的“试验田”作用,为上海自贸试验区主动承接国家金融服务业开放重大举措落地,加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与自贸试验区建设联动提供有力的支持和保障。

  《意见》指出,为了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自贸试验区将建立便利外资金融机构落户的新机制。最大限度缩减上海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负面清单,推进金融服务领域对外开放。建立服务于上海自贸试验区外资金融机构的专业团队,对外资金融机构落户提供全程服务支持。同时建立与各国驻沪机构和国际经济组织的合作机制,依托上海自贸试验区海外办事处,构建全球招商服务网络。

  上海自贸试验区挂牌以来,借助于政策等优势,多项金融业对外开放试点项目落户。如今,上海自贸试验区已经成为全国金融开放程度最高、外资金融机构最密集的地区,外资银行、合资公募基金、外资保险公司的数量均位列全国第一。

  而临港新片区的成立,将成为上海金融对外开放的新高地。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表示:“下一步,在临港新片区将试行更加开放、更加便利、更加自由的金融政策,打造金融开放创新的新高地。具体来说,一是进一步提升贸易投资的便利化水平;二是有序推进各项金融开放创新的措施,有效激发市场活力;三是进一步健全金融法治环境,优化营商环境。”

  在自贸试验区的联动作用下,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在过去几年来取得了长足发展。在金融市场体系更加健全的环境下,2018年市场成交量接近1650万亿元。不仅如此,到2018年末,上海各类金融机构达1600多家,比之前大幅增加。

  优势业态加速集聚特色产业引领高质量发展

  自贸试验区是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初衷是推动对外开放,所以不是“栽盆景”,而是“种苗圃”,通过更多不同区域进行差别化探索,多管齐下,试验出来的改革经验会更有针对性,形成更多、适用面更广的改革试点成果,从而更大力度推动对外开放。

  作为我国北方第一个自贸试验区,中国(天津)自由贸易试验区(以下简称“天津自贸试验区”)发挥“试验田”作用,积极开展特色化、差异化改革探索,产业优势持续放大。今年上半年,天津自贸试验区新登记市场主体6500户,累计新增5.9万户,注册资本1.93万亿元人民币,中铁集团、中车集团、中化集团等近70家央企龙头项目落地;2018年新增市场主体、外贸进出口、境外投资三项指标均居全国12个自贸试验区第2位,利用外资居第3位。

  值得一提的是,天津自贸试验区融资租赁继续领跑全国,聚集各类租赁公司超过3600家,总资产突破1万亿元,占全国的近1/3,飞机、船舶、海工平台业务规模均占全国的80%以上。商业保理创新活跃,推出全国首个影视保理产品,积极推动开展国际保理业务,聚集中国铝业、中金汇理、太钢集团等保理企业600多家,业务规模占全国的15%。平行进口汽车服务和管理平台实现与海关数据联网,全国首个平行进口汽车整备中心运行,上半年平行进口汽车4.2万辆,占全国的70%。此外,天津自贸试验区还开展了国内首台出口非洲盾构机、世界最大整孔桥成套设备保税维修业务。全国首架波音737客改货飞机以租赁方式成功交付。网易考拉、唯品会、亚马逊等国内外大型电商落户天津自贸试验区,年单量突破1800万元。

  再将目光转向浙江自贸试验区。两年来,舟山船用燃料油加注行业表现“亮眼”:2018年供应量达359万吨,比2017年增长一倍,首次跻身全球十大船用燃料油供应港。英国阿格斯公司还于2018年12月13日开始对舟山船用燃料油现货估价,初步形成船用燃料油“舟山价格”。

  浙江自贸试验区管委会副主任夏文忠介绍,浙江自贸试验区始终坚持特色发展,聚焦以油气全产业链为核心的大宗商品贸易,在油气领域形成了较高的国际影响力,走出了自贸试验区特色发展之路。截至今年2月底,浙江自贸试验区累计新增注册企业家,其中油品企业3198家,成为全国油品企业最集聚的地区。2018年油品贸易额达到2213.9亿元。

  从引领高质量发展的角度来看,培育新业态平台至关重要。福建自贸试验区自2015年4月挂牌运行,4年来培育壮大了“丝路海运”、融资租赁、飞机维修、物联网等一批新业态新平台,区内累计新增企业8万户、注册资本1.8万亿元,分别是挂牌前历年总和的5.2倍和8.1倍。

  福建自贸试验区重点推进了多方面工作,其中一项便是加强功能培育,形成高质量发展新引擎。坚持制度创新与功能培育相结合,金融创新与服务实体经济相结合,福建自贸试验区培育了一批新业态新平台,助推全省产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例如,福州物联网产业基地获批国家级物联网产业示范基地,已有物联网核心企业156家;厦门航空维修基地聚集14家专业企业,是全国最大、世界领先的“一站式”航空维修基地,产值约占国内25%、全球2.5%;平潭两岸影视基地已吸引81家两岸知名影视企业入驻;厦门国际酒类交易平台、东南红酒自贸直销中心等集聚发展,厦门口岸进口酒居全国第三,其中进口啤酒量居全国第一。

  “一枝独秀”到“以点带面”

  可复制推广是最终要义

  对于自贸试验区而言,复制推广是要义。有了先行先试,更重要的是以点带面。例如,建立上海自贸试验区不同于以往的以优惠政策为主导的园区建设,而是更多地立足于制度创新且可复制,并非只是依靠政策优惠。上海自贸试验区作为全面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的试验田,不仅在投资、贸易、金融、政府职能转变等领域开展制度创新取得了一系列突破性成果,而且这些成果还在全国范围内不断推广复制,真正对新一轮的对外开放起到了推动作用。

  令人欣喜的是,今年6月,首届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发展论坛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房爱卿介绍说,中国自由贸易试验区五年多来共形成170余项可复制、可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推动全国形成综合性改革的良好态势,一系列制度创新做法将带动我国整体对外开放水平的进一步提升。

  其中,上海自贸试验区成立近6年来,在投资、贸易、金融、事中事后监管领域开展了一系列改革探索,100多项制度创新成果向全国复制推广,服务长三角和“一带一路”建设能力不断增强,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全面优化,有力支撑了区域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成为我国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重要平台。天津自贸试验区成立4年来,推出了涵盖投资、贸易、金融、通关、政府服务等近400项先行先试改革措施,《总体方案》90项任务和两批175项自主创新措施落地实施,《深改方案》128项任务完成111项,占总量的近九成;25项首创经验和案例在全国复制推广,106项经验和案例在京津冀及其他区域复制推广。先行先试的改革政策不断释放红利,4年来,新注册企业达5.3万家。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刘向东认为,自贸试验区可复制可推广的做法经验加快推广落地,对于进一步扩大开放,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具有重要意义。上海浦东新区发展如此迅速,自贸试验区建设功不可没。

  (责任编辑:DF515)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