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太平洋吹来微微的风-16

国内新闻 浏览(642)

爱在温哥华(5)你喜欢的人是海上的灯塔。是这样的。很远,不可触摸,但我从夜晚打捞。村上春树

星期天早上,林静从晨光中醒来,窗外明亮,她的心情很明亮。彼得早早来到家里接她,吴莹出门的时候还在做梦。林静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一顶太阳帽,一顶金色的太阳花戴在帽子上,走在前院的花丛中,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优雅,像夏天的莲花。

UBC大学位于温哥华西侧,毗邻太平洋,拥有美丽的玫瑰园和天体海滩。西班牙海滩是夏季游客的天堂。在彼得看到派对之前,他建议他应该和林静一起去西班牙的海滩。

他们走在柔软的沙滩上,林静的鞋子浅浅浅浅,走路也不容易。彼得亲密地告诉她坐在海边的一块大木头上,沐浴在阳光下,吹着海风。

在温哥华的夏天,天空是蓝色和纯净的,大海有点航行,北岸的山脉是连续的。太阳落在身上,海风吹在脸上,海鸟飞得很低,一切都像油画一样美丽。

“你在想什么,安静吗?”彼得轻声问道。

“我在想,太平洋的另一边是家。”

“你想家吗?”

“是的,我不知道我的母亲是否仍然责怪我?爸爸也一定想念我。我离开他们这么长时间,他们只有一个孩子。当我离开时,我的父母一定很孤单。那怎么样你呢?彼得,想家?“

彼得很长时间没说话,似乎在思考。

“彼得,彼得。”林静尖叫了两声。

“安静,我想要我的母亲。她不再在世上,在天堂。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只要责备自己,不要珍惜与她共度的时光,现在说为时已晚。”彼得眯起眼睛看着大海,漂浮着漂浮着的小船。

林静并不认为彼得有这种生活经历,他很可惜。她转过身来,轻轻地安慰彼得。 “我很抱歉唤起你悲伤的过去。我不感兴趣。只要你过上好日子,你的母亲就会松一口气,所以不要难过,不要难过,要快乐。”有一天,她可以看到它。“

彼得转过身来,眼睛又出现了。 “谢谢你的安静。你的关心让我非常感动。我很少向自己的人提起我的个人事务。我不知道发生了什?础N医裉旄嫠吣悖液鼙浮!? p>

林静笑了笑。 “没什么,小事,不要感谢我。每个人都是同学,他们应该互相关心。”

彼得想说点什么,但他张开嘴,从未说过什么。她很好奇,彼得想说什么。 “我们要离开彼得吗?不要迟到!”

他们离开了海滩去了派对场地的大楼。这是由UBC商学院学生组织的社交聚会,与其他大学商学院学生联系。彼得的朋友是组委会的成员,彼得和他买了两张票。

彼得无意中听到林静在聊天时提到。她非常渴望UBC大学。她一直想看到它并记住它。当他听说他参加这个派对时,他立即买了两张票,知道她肯定想要参加。

林静看到参加聚会的大多数人都穿着西装和西装。只有彼得和她穿着非常随便,他们穿着正式的服装有点尴尬。

“彼得,你说我们不符合着装要求?”她有点紧张。

“它不应该。我的朋友没有告诉我,我应该穿着非常正式。也许其他学校学生注意这样的交流场合。没有什么,让我们看看大学,朝圣和穿着不同。它可以成功地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彼得笑着安慰她。

林静觉得没错,反正我没有特殊目的。很高兴看到。放松之后,他们拿着服务员交出的白葡萄酒,拿在手里,走来走去,和别人打招呼。

当林静很快喝完酒杯时,有人在后面拍了拍她的肩膀。回想起来,是埃里克,无论是偶然还是幸福。

“你好吗?”

,身材修长。林静惊呆了,脸色突然变红了。

“林静小姐,真的很好,我们又见过面了。”埃里克刻意假装像她一样熟悉,并没有看到她脸上的耻辱。

“埃里克学生,哦不,你的中文名字是什么,我没有机会要求它。”

林静手里拿着玻璃杯,尽可能冷静地说。

“我的名字叫李天钦。天道奖励天琴的勤奋。幸运的是。”

“李天钦,你好吗?”

“我来做生意。你,你好吗?”

“我来到UBC,我一直想来。”

在她讲话时,一个穿着黑色真丝面料西装裙的女孩落后于埃里克。在西装里面,它是一个带有蕾丝上衣的乳白色黄色管,长发已成为时尚的大浪。乍一看,有一个汉星扇。

“埃里克,我到处都找不到你,我以前在这里说过。”

她说,她从头到脚扫过林静,然后把目光转向埃里克。

“这是我的同学林静小姐。这是艾米丽小姐。”埃里克介绍了,但没有说出艾米丽与他有什么关系。

“哦,原来是Eric的同?АP以说氖恰N胰チ薝BC商学院,主修金融。”艾米丽说,她把手递给林静,她很慷慨。 “埃里克的父亲是我父亲的好朋友。我们一起长大。”

埃里克听到艾米丽说这话,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林静也伸出手,握着艾米丽的手。 “幸运的是,艾米丽。”

此时,彼得也来到林静,看到埃里克很惊讶。 “你好吗,埃里克。这是.你的女朋友?”

埃里克正准备发言。艾米丽抓住埃里克的胳膊,靠在他身上。她说,“我的名字是艾米丽,我和埃里克一起长大。”

林静茫然地盯着他面前的那对僧人,说不出话来。

彼得看到她住在那里,迅速拉着她说:“我们走吧,安静。我看到一个朋友,带你去打招呼,输了。艾米丽,幸运的是。”

林静由彼得领导,去见他的朋友。从打招呼到说些什么,她心不在焉,想知道艾米丽是否是埃里克的女朋友?埃里克原本叫李天钦。

“嘿,安静!你在想什么?你有什么想法吗?”彼得觉得她与众不同。

“没有。”林静从自己的思绪中回到了她的眼前。

“安静,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

“你能成为我的女朋友吗?”

她很震惊。

“彼得,你在说什么?我们是朋友,是好朋友。”

彼得的脸变红了。

“我用酒精告诉你真相。我喜欢你,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女朋友。”

她深吸一口气,结果发现如果她喜欢一个人就很容易区分。

“彼得,你是一个好孩子,善良,细心,对我很好。但是,我从没想过要和你建立男女关系。如果我有什么东西会让你误会,那是我的错,真的很抱歉。“

彼得脸色红润,渐渐脸色苍白。 “安静,我真的很喜欢你,无论你喜不喜欢我。没关系,我会试着让你也喜欢我。“

林静叹了口气。 “彼得,我真的没有爱的经验,但我的心告诉我,当我看到你时,我感觉不到心跳。我只是把你视为一个好朋友,并分享你自己感情的好朋友。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彼得的脸完全变暗了。 “安静,我不会轻易放弃,给我时间。”

“让我们回到彼得,我累了。”

林静把酒杯放在服务员的托盘里,不回去就回到了门口。她不知道在远处,埃里克的目光穿过人群并跟着她回来。

96

暮荣司徒

be8fb97a-fe0f-43ab-be8b-c60ec5ad1b5b

8.5

2019.08.05 10: 09

字数2466

爱在温哥华(5)你喜欢的人是海上的灯塔。是这样的。很远,不可触摸,但我从夜晚打捞。村上春树

星期天早上,林静从晨光中醒来,窗外明亮,她的心情很明亮。彼得早早来到家里接她,吴莹出门的时候还在做梦。林静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一顶太阳帽,一顶金色的太阳花戴在帽子上,走在前院的花丛中,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优雅,像夏天的莲花。

UBC大学位于温哥华西侧,毗邻太平洋,拥有美丽的玫瑰园和天体海滩。西班牙海滩是夏季游客的天堂。在彼得看到派对之前,他建议他应该和林静一起去西班牙的海滩。

他们走在柔软的沙滩上,林静的鞋子浅浅浅浅,走路也不容易。彼得亲密地告诉她坐在海边的一块大木头上,沐浴在阳光下,吹着海风。

在温哥华的夏天,天空是蓝色和纯净的,大海有点航行,北岸的山脉是连续的。太阳落在身上,海风吹在脸上,海鸟飞得很低,一切都像油画一样美丽。

“你在想什么,安静吗?”彼得轻声问道。

“我在想,太平洋的另一边是家。”

“你想家吗?”

“是的,我不知道我的母亲是否仍然责怪我?爸爸也一定想念我。我离开他们这么长时间,他们只有一个孩子。当我离开时,我的父母一定很孤单。那怎么样你呢?彼得,想家?“

彼得很长时间没说话,似乎在思考。

“彼得,彼得。”林静尖叫了两声。

“安静,我想要我的母亲。她不再在世上,在天堂。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只要责备自己,不要珍惜与她共度的时光,现在说为时已晚。”彼得眯起眼睛看着大海,漂浮着漂浮着的小船。

林静并不认为彼得有这种生活经历,他很可惜。她转过身来,轻轻地安慰彼得。 “我很抱歉唤起你悲伤的过去。我不感兴趣。只要你过上好日子,你的母亲就会松一口气,所以不要难过,不要难过,要快乐。”有一天,她可以看到它。“

彼得转过身来,眼睛又出现了。 “谢谢你的安静。你的关心让我非常感动。我很少向自己的人提起我的个人事务。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今天告诉你,我很抱歉。” p>

林静笑了笑。 “没什么,小事,不要感谢我。每个人都是同学,他们应该互相关心。”

彼得想说点什么,但他张开嘴,从未说过什么。她很好奇,彼得想说什么。 “我们要离开彼得吗?不要迟到!”

他们离开了海滩去了派对场地的大楼。这是由UBC商学院学生组织的社交聚会,与其他大学商学院学生联系。彼得的朋友是组委会的成员,彼得和他买了两张票。

彼得无意中听到林静在聊天时提到。她非常渴望UBC大学。她一直想看到它并记住它。当他听说他参加这个派对时,他立即买了两张票,知道她肯定想要参加。

林静看到参加聚会的大多数人都穿着西装和西装。只有彼得和她穿着非常随便,他们穿着正式的服装有点尴尬。

“彼得,你说我们不符合着装要求?”她有点紧张。

“它不应该。我的朋友没有告诉我,我应该穿着非常正式。也许其他学校学生注意这样的交流场合。没有什么,让我们看看大学,朝圣和穿着不同。它可以成功地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彼得笑着安慰她。

林静觉得没错,反正我没有特殊目的。很高兴看到。放松之后,他们拿着服务员交出的白葡萄酒,拿在手里,走来走去,和别人打招呼。

当林静很快喝完酒杯时,有人在后面拍了拍她的肩膀。回想起来,是埃里克,无论是偶然还是幸福。

“你好吗?”

,身材修长。林静惊呆了,脸色突然变红了。

“林静小姐,真的很好,我们又见过面了。”埃里克刻意假装像她一样熟悉,并没有看到她脸上的耻辱。

“埃里克学生,哦不,你的中文名字是什么,我没有机会要求它。”

林静手里拿着玻璃杯,尽可能冷静地说。

“我的名字叫李天钦。天道奖励天琴的勤奋。幸运的是。”

“李天钦,你好吗?”

“我来做生意。你,你好吗?”

“我来到UBC,我一直想来。”

在她讲话时,一个穿着黑色真丝面料西装裙的女孩落后于埃里克。在西装里面,它是一个带有蕾丝上衣的乳白色黄色管,长发已成为时尚的大浪。乍一看,有一个汉星扇。

“埃里克,我到处都找不到你,我以前在这里说过。”

她说,她从头到脚扫过林静,然后把目光转向埃里克。

“这是我的同学林静小姐。这是艾米丽小姐。”埃里克介绍了,但没有说出艾米丽与他有什么关系。

“哦,原来是Eric的同学。幸运的是。我去了UBC商学院,主修金融。”艾米丽说,她把手递给林静,她很慷慨。 “埃里克的父亲是我父亲的好朋友。我们一起长大。”

埃里克听到艾米丽说这话,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林静也伸出手,握着艾米丽的手。 “幸运的是,艾米丽。”

此时,彼得也来到林静,看到埃里克很惊讶。 “你好吗,埃里克。这是.你的女朋友?”

埃里克正准备发言。艾米丽抓住埃里克的胳膊,靠在他身上。她说,“我的名字是艾米丽,我和埃里克一起长大。”

林静茫然地盯着他面前的那对僧人,说不出话来。

彼得看到她住在那里,迅速拉着她说:“我们走吧,安静。我看到一个朋友,带你去打招呼,输了。艾米丽,幸运的是。”

林静由彼得领导,去见他的朋友。从打招呼到说些什么,她心不在焉,想知道艾米丽是否是埃里克的女朋友?埃里克原本叫李天钦。

“嘿,安静!你在想什么?你有什么想法吗?”彼得觉得她与众不同。

“没有。”林静从自己的思绪中回到了她的眼前。

“安静,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

“你能成为我的女朋友吗?”

她很震惊。

“彼得,你在说什么?我们是朋友,是好朋友。”

彼得的脸变红了。

“我用酒精告诉你真相。我喜欢你,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女朋友。”

她深吸一口气,结果发现如果她喜欢一个人就很容易区分。

“彼得,你是一个好孩子,善良,细心,对我很好。但是,我从没想过要和你建立男女关系。如果我有什么东西会让你误会,那是我错了,真的很抱歉。“

彼得脸色红润,渐渐脸色苍白。 “安静,我真的很喜欢你,无论你喜不喜欢我。没关系,我会试着让你也喜欢我。“

林静叹了口气。 “彼得,我真的没有爱的经验,但我的心告诉我,当我看到你时,我感觉不到心跳。我只是把你视为一个好朋友,并分享你自己感情的好朋友。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彼得的脸完全变暗了。 “安静,我不会轻易放弃,给我时间。”

“让我们回到彼得,我累了。”

林静把酒杯放在服务员的托盘里,不回去就回到了门口。她不知道在远处,埃里克的目光穿过人群并跟着她回来。

爱在温哥华(5)你喜欢的人是海上的灯塔。是这样的。很远,不可触摸,但我从夜晚打捞。村上春树

星期天早上,林静从晨光中醒来,窗外明亮,她的心情很明亮。彼得早早来到家里接她,吴莹出门的时候还在做梦。林静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一顶太阳帽,一顶金色的太阳花戴在帽子上,走在前院的花丛中,一身白色的连衣裙,优雅,像夏天的莲花。

UBC大学位于温哥华西侧,毗邻太平洋,拥有美丽的玫瑰园和天体海滩。西班牙海滩是夏季游客的天堂。在彼得看到派对之前,他建议他应该和林静一起去西班牙的海滩。

他们走在柔软的沙滩上,林静的鞋子浅浅浅浅,走路也不容易。彼得亲密地告诉她坐在海边的一块大木头上,沐浴在阳光下,吹着海风。

在温哥华的夏天,天空是蓝色和纯净的,大海有点航行,北岸的山脉是连续的。太阳落在身上,海风吹在脸上,海鸟飞得很低,一切都像油画一样美丽。

“你在想什么,安静吗?”彼得轻声问道。

“我在想,太平洋的另一边是家。”

“你想家吗?”

“是的,我不知道我的母亲是否仍然责怪我?爸爸也一定想念我。我离开他们这么长时间,他们只有一个孩子。当我离开时,我的父母一定很孤单。那怎么样你呢?彼得,想家?“

彼得很长时间没说话,似乎在思考。

“彼得,彼得。”林静尖叫了两声。

“安静,我想要我的母亲。她不再在世上,在天堂。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只要责备自己,不要珍惜与她共度的时光,现在说为时已晚。”彼得眯起眼睛看着大海,漂浮着漂浮着的小船。

林静并不认为彼得有这种生活经历,他很可惜。她转过身来,轻轻地安慰彼得。 “我很抱歉唤起你悲伤的过去。我不感兴趣。只要你过上好日子,你的母亲就会松一口气,所以不要难过,不要难过,要快乐。”有一天,她可以看到它。“

彼得转过身来,眼睛又出现了。 “谢谢你的安静。你的关心让我非常感动。我很少向自己的人提起我的个人事务。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今天告诉你,我很抱歉。” p>

林静笑了笑。 “没什么,小事,不要感谢我。每个人都是同学,他们应该互相关心。”

彼得想说点什么,但他张开嘴,从未说过什么。她很好奇,彼得想说什么。 “我们要离开彼得吗?不要迟到!”

他们离开了海滩去了派对场地的大楼。这是由UBC商学院学生组织的社交聚会,与其他大学商学院学生联系。彼得的朋友是组委会的成员,彼得和他买了两张票。

彼得无意中听到林静在聊天时提到。她非常渴望UBC大学。她一直想看到它并记住它。当他听说他参加这个派对时,他立即买了两张票,知道她肯定想要参加。

林静看到参加聚会的大多数人都穿着西装和西装。只有彼得和她穿着非常随便,他们穿着正式的服装有点尴尬。

“彼得,你说我们不符合着装要求?”她有点紧张。

“它不应该。我的朋友没有告诉我,我应该穿着非常正式。也许其他学校学生注意这样的交流场合。没有什么,让我们看看大学,朝圣和穿着不同。它可以成功地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彼得笑着安慰她。

林静觉得没错,反正我没有特殊目的。很高兴看到。放松之后,他们拿着服务员交出的白葡萄酒,拿在手里,走来走去,和别人打招呼。

当林静很快喝完酒杯时,有人在后面拍了拍她的肩膀。回想起来,是埃里克,无论是偶然还是幸福。

“你好吗?”

,身材修长。林静惊呆了,脸色突然变红了。

“林静小姐,真的很好,我们又见过面了。”埃里克刻意假装像她一样熟悉,并没有看到她脸上的耻辱。

“埃里克学生,哦不,你的中文名字是什么,我没有机会要求它。”

林静手里拿着玻璃杯,尽可能冷静地说。

“我的名字叫李天钦。天道奖励天琴的勤奋。幸运的是。”

“李天钦,你好吗?”

“我来做生意。你,你好吗?”

“我来到UBC,我一直想来。”

在她讲话时,一个穿着黑色真丝面料西装裙的女孩落后于埃里克。在西装里面,它是一个带有蕾丝上衣的乳白色黄色管,长发已成为时尚的大浪。乍一看,有一个汉星扇。

“埃里克,我到处都找不到你,我以前在这里说过。”

她说,她从头到脚扫过林静,然后把目光转向埃里克。

“这是我的同学林静小姐。这是艾米丽小姐。”埃里克介绍了,但没有说出艾米丽与他有什么关系。

“哦,原来是Eric的同学。幸运的是。我去了UBC商学院,主修金融。”艾米丽说,她把手递给林静,她很慷慨。 “埃里克的父亲是我父亲的好朋友。我们一起长大。”

埃里克听到艾米丽说这话,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林静也伸出手,握着艾米丽的手。 “幸运的是,艾米丽。”

此时,彼得也来到林静,看到埃里克很惊讶。 “你好吗,埃里克。这是.你的女朋友?”

埃里克正准备发言。艾米丽抓住埃里克的胳膊,靠在他身上。她说,“我的名字是艾米丽,我和埃里克一起长大。”

林静茫然地盯着他面前的那对僧人,说不出话来。

彼得看到她住在那里,迅速拉着她说:“我们走吧,安静。我看到一个朋友,带你去打招呼,输了。艾米丽,幸运的是。”

林静由彼得领导,去见他的朋友。从打招呼到说些什么,她心不在焉,想知道艾米丽是否是埃里克的女朋友?埃里克原本叫李天钦。

“嘿,安静!你在想什么?你有什么想法吗?”彼得觉得她与众不同。

“没有。”林静从自己的思绪中回到了她的眼前。

“安静,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问。”

“你能成为我的女朋友吗?”

她很震惊。

“彼得,你在说什么?我们是朋友,是好朋友。”

彼得的脸变红了。

“我用酒精告诉你真相。我喜欢你,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女朋友。”

她深吸一口气,结果发现如果她喜欢一个人就很容易区分。

“彼得,你是一个好孩子,善良,细心,对我很好。但是,我从没想过要和你建立男女关系。如果我有什么东西会让你误会,那是我的错,真的很抱歉。“

彼得脸色红润,渐渐脸色苍白。 “安静,我真的很喜欢你,无论你喜不喜欢我。没关系,我会试着让你也喜欢我。“

林静叹了口气。 “彼得,我真的没有爱的经验,但我的心告诉我,当我看到你时,我感觉不到心跳。我只是把你视为一个好朋友,并分享你自己感情的好朋友。 “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彼得的脸完全变暗了。 “安静,我不会轻易放弃,给我时间。”

“让我们回到彼得,我累了。”

林静把酒杯放在服务员的托盘里,不回去就回到了门口。她不知道在远处,埃里克的目光穿过人群并跟着她回来。